紫金矿业西藏买矿“遇坑”?参股天圆铜矿项目9年亏1.4亿元

  在网民赶着年中大促销清空购物车时,紫金矿业在忙着买矿,一周之内豪掷55.82亿元欲买巨龙铜业、圭亚那金田;同时抛出了60亿元可转债方案。

  在紫金矿业的两桩收购案中,以收购巨龙铜业最为引人关注。有市场观点认为,紫金矿业一周内接连买两矿山的目的依然是为了对冲此前波格拉金矿造成的负面影响。一业内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藏区矿山开发环境更为复杂,环保要求极高,以当前的铜价及极低的矿山品位将对该项目后续盈利带来挑战。

  值得一提的是,紫金矿业早在十余年前就通过参股方式投资了西藏项目,其中2011年参股的西藏天圆铜矿项目持续多年亏损至今尚未盈利。

  对此,《证券日报》记者联系紫金矿业证券部相关人士并将采访提纲发送至公司,但对方回复称,目前收购项目尚未交割,尚存不确定性,暂时不便接受采访。

    债务压力加大

  6月8日,紫金矿业公告称,将以38.82亿元价格收购巨龙铜业50.1%的股权,其中巨龙铜业100%股权作价77.5亿元,而2018年巨龙铜业100%股份估值约180亿元。

  头顶中国最大铜矿的光环,巨龙铜业总负责高达96.17亿元,负债率高达83%以上,这对其后续投资压力不小。

  截至一季度末,紫金矿业负债率为58.06%,公司2020年至2021年在建项目资金需求约100亿元,机构分析认为,收购巨龙铜业后将进一步拉高公司原本就偏高的负债率。

  紫金矿业表示,目标公司目前负债水平较高,本次收购完成后,将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将安排增加资本金事项,确保项目建设必须的资本金需求,短期内公司资产负债率将有所上升。但随着项目建成投产,特别是项目实现盈利后,公司资产负债率将迅速下降。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尽管紫金矿业具备低品位矿山开发经验,但巨龙铜业的运营开发依然充满挑战。

    参股西藏天圆亏损至今

  卓创分析师王依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相对境外优质矿山,国内矿山品位普遍偏低,而铜市场需求弱周期将持续,对低品位铜矿开采的盈利带来挑战。

  据披露,驱龙矿区估算矿石总量为18.79亿吨,铜金属量719.04万吨,平均品位仅为0.383%。该品位低于目前紫金矿业多宝山铜矿和BOR铜矿的0.4%品位,或将成为紫金矿业最低品位铜矿。

  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驱龙铜多金属矿及荣木错拉铜多金属矿为斑岩型铜矿,总体品位相对较低,项目经济效益对铜价变动敏感性高。如果铜价在未来大幅波动,将给项目的盈利带来较大的不确定性。

  目前,紫金矿业在西藏已参股了玉龙铜矿、天圆铜金矿项目,不过记者发现,天圆铜金矿项目从2011年至今尚未产生收益,疑似未投产。

  《证券日报》记者梳理紫金矿业年报数据发现,紫金矿业2011年参股西藏天圆矿业项目以来至今未盈利,项目股权投资损益累计亏损达到1.4亿元。

    关联方借款6.5亿元

  早在2011年,紫金矿业通过旗下海外全资孙公司创兴投资,出资14.38亿元(占公司当时净资产的6.95%)收购了金鹰矿业45%股权,而金鹰矿业100%控股西藏天圆矿业。该项目是紫金矿业在A股上市以来进军西部的一个重要项目。不过该项目此后却持续未能实现收益。

  《证券日报》记者梳理紫金矿业近8年年报数据发现,在公司联营企业金鹰矿业财务数据项下,从2012年至2019年,公司对金鹰矿业股权投资收益连年亏损,累计亏损达到1.4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创兴投资已更名为金建环球矿业,据公司2019年年报披露,金建环球与金鹰矿业于2012年签订协议,向金鹰矿业提供贷款本金2268万美元,而该笔贷款已展期至2020年6月30日。2014年,金建环球矿业再向金鹰矿业提供一笔5175万美元的贷款,目前该笔贷款已展期至2020年8月31日。两笔款项本息合计折合人民币共计6.51亿元。值得一提的是,该两笔贷款按一年期LIBOR+2.60%计息,无抵押。

  一位业内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关联企业间的资金拆借,应当避免利益输送风险,紫金矿业和金鹰矿业间长达8年的资金拆借存在疑点。此外,一旦有一方发生债务危机等风险,将对另一方造成较大影响,上市公司作为借出方应当控制风险,保护好投资者权益。本报记者 李 婷


  【广告】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站转自其它媒体,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若您对该稿件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与我们联系,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我们将尽快给您回复。)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mycoolfish.cn